Wednesday, February 22, 2006

藝術作為職業 (2) 劇團經理與狗屎

前年,新域劇團十周年,潘惠森先生來電,要我寫點甚麼感想,大概因為我是創團經理吧. 放下電話,我想起那條狗屎......

那天是星期六,大概是早上十一時,辦公室內只有我和兩位女同事,潘藝術總監不在.星期六上午通常不太忙,整理桌上的文件,打打電腦(那時沒有 internet,天啊,是1993年!),想著下午要到那裡玩,裝出在想東西的樣子,有點無聊.辦公室原是村校,我抬頭看見那深藍色的瓦頂,高高的擱在那裡.慶幸這房子還算結實,未像儲物室那邊滲水.

這時,我看見那黑狗悠悠閑閑的走進來前院拉屎.

我們劇團有幾座簡單房子--辦公室,儲物室和兩個排練室,還有個小廁所,向排頭村方向有道小圍牆和鐵門.走進鐵門,就是前院.

前院不大,放了些舊布景片,幾個花盆,一個不知是那次演出留下來的韆鞦架,還有個燒烤爐.那個星期六早上,在藍天白雲,秋天的陽光下,那黑狗蹲在前院中間拉了一條屎.又悠悠閑閑的從鐵門走了.

我坐的位置剛好看見那狗,兩位女同事都沒看見.我目送牠離去,呆了五分鐘,經歷工作生涯中最大的爭扎.然後拿起張報紙,出去把狗屎撿起丟掉.

直到今天,我仍間中想起那個早上,那五分鐘我腦海閃過的幾個問題:

我應否接納狗屎成為我前院的一部分?

我應否等三小時,讓替我們做清潔的英姐來清理?

應否去排頭村,找黑狗的主人來清理?

應否請我的行政助理去清理?

應否轉過頭去,裝作看不見?

去?不去?執屎!?That is a question.

1993年.我是新域劇團的創團行政經理.團址是沙田排頭村.行政經理的工作範圍非常廣泛--節目策劃,製作,人事,行政,場地管理......

真的,放下電話,就想起那條狗屎.原來這些年來,牠都沒有離開我.每當有難題出現,心煩氣燥之時(例如甚麼西九龍,藝術政策,分餅不勻等等),黑狗就會出現,在我面前,拉一條屎.

9 Comments:

Blogger irenegarden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12:23 PM  
Blogger irenegarden said...

前天晚上在某書店遇見時,曾跟你提及我最近都在忙著工會的事,其中一項「鬥爭項目」,正是我們正被要求執行票控拉屎的狗, 哪頭狗拉了屎都得罰牠一千五百元!

我寧願執屎。

12:33 PM  
Blogger 梁寶山 Leung Po Shan said...

喟!唔洗咁村上吓?

1:19 PM  
Blogger louisykl said...

irene
哈!真係無奇不有!

梁寶
hehe. 真村上隻狗多數曉講野.

3:03 PM  
Blogger liliane said...

在屎堆裡看完你的狗屎小品,多謝那條黑狗屎讓我擠出今天第一個笑容。

3:14 PM  
Blogger amiaki said...

咁你咪再次憑自己的良心執走d屎囉。

mum...加你分啦﹗

12:11 AM  
Blogger CH said...

你只有掙扎五分鐘..... 五分鐘, 蠻短的.

不過也得看那有多臭, 你的座位在上風還是下風處..... 嗯, 這其中似有些隱喻.... 呵呵.

12:30 AM  
Blogger louisykl said...

的確有很多隱喻, 這是"who moved my cheese?" 的現實版-- who would move the shit?

10:16 AM  
Blogger Lonely Planet said...

其實屎都會有佢嘅用途,例如可以用牛屎煲咖啡啦,D魚肚餓時又可以食番自己D屎啦.....可能佢都係一舊有用嘅屎嚟噃!

12:11 A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