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01, 2006


亂咁讀書:

終於讀得完一本駱以軍--【我次子關於我的回憶】充滿奇觀異象,像一幕幕電影畫面,但文字繁複刁鑽,有很多段要重看兩三次才能稍通. 這樣艱難的小說原來竟然是在台灣壹周刊連載!台灣的文化環境真令人羨慕.

讀 INK 裡駱以軍的訪問,他把董啟章看成寫作上較勁的對手,對董的新書【天工開物 栩栩如真】,駱說:「終於出手了.」很有趣.


我也開始讀【天】,是三部曲之第一部,氣魄很大.很高興我的同代人,有這樣的大志氣.董寫他的家族史,也是我這世代的香港生活史,是他的【我城】.希望能讀得完.【天】很厚重迂迴,我同時也開始讀輕鬆直接的【博士愛情的算式】,作為調劑.

早陣子一口氣讀完史景遷的【太平天國】(God’s Chinese Son),這書雖有點虎頭蛇尾,但寫得算不錯了,譯得真好,那些譯註很好看.讀完我想:What if 洪秀全真的是天主的次子?What if 耶穌聚眾起義對抗羅馬帝國?對基督教早期的發展很想知道多一點,去圖書館找來一本小書【早期基督教】讀,解答不了我的問題,但我喜歡「書接書」,特別痛快.

因為駱以軍,我放下了易中天的【帝國的終結──中國傳統政治制度批判】,很好看的一本書,講中國帝國制度為何能夠延續幾千年,不算獨創的觀點,但思路清晰,節奏明快.讀到漢武帝獨尊儒術,就想起【早期基督教】裡面講君士坦丁大帝皈依基督教,兩個世界從此各自走定了一條路,讀書最好玩的是觸類旁通.讀完這書應接著讀【萬歷十五年】,會很過癮.現在斷了,有機會要從頭再讀.

上周去北京,看見內地版的【啟功口述歷史】,設計得比港版好得多,又平,便賣下來,花了兩天讀了大半,不怎麼樣.現在我有兩本不怎麼喜歡的書.點算?

昨天無厘頭拿起Edmond White的【巴黎晃遊者】.從最後一章倒過來讀,竟也津津有味.剩下第一章,要吃飯.便放下了.

2 Comments:

Blogger CH said...

哎喲, 壹周刊後面的專欄很多都很難看懂, 不只是駱以軍的. 我覺得很多人根本沒注意過有這些文章, 所以你也不用太"讚歎"台灣的文化環境啦. :-)

9:29 AM  
Blogger amiaki said...

能夠「亂咁讀書」,實在是一種令人羨慕的福氣。

讀書也要講天時﹑地利﹑人和的啊﹗像我這樣,空有一堆時間,但卻提不起勁讀點什麼。真不像樣 ^^;

唯有「亂寫一通」好了。

11:55 A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