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15, 2006

藝術作為職業 (1) 小飛俠與大爆炸

最近看香港話劇團的【小飛俠】,勾起一件往事.

是十五年前的事了,那是一九九一年,我在文化中心任職節目組的助理經理.有次我們邀情了蘇格蘭芭蕾舞團來香港演出【小飛俠】,那演出的賣點是,他們有一套先進的舞台飛行系統,可以令舞蹈員在台上前後左右的飛舞.

問題並不出在飛行裝置,問題出在小飛俠手上的炸彈上.

芭蕾舞團來港之前,把要運來的貨櫃清單傳給我們,我們負責幫助他們和海關聯絡,令貨櫃可以順利入境,有位同事在清單上發現 pyrotechnics 一字,知道這是指舞台用的炸藥煙火,我們並不熟悉怎樣處理這些東西,不知道有甚麼危險性,也不知有甚麼規定和程序,只知道 pyrotechnics 聽起來頗危險,上級的意思是向其他部門詢問,便發現香港政府內,負責炸藥的部門是礦務局,因為他們經常要爆石開山.我們由礦務局開始,和一個個政府部門聯絡統籌,終於令這神秘的 pyrotechnics 設備順利入境,其實這爆炸品只是一個小小的裝置,不比一個鞋盒子大.舞劇中有一場是小飛俠和海盜在船上打鬥,把一個黑色球狀的炸彈拋來拋去,最後拋到布景後面,然後發生小爆炸.砰的一聲,有些煙,有閃光,就是如此.

我們對這個小盒子認真對待,來港後,它由警方護送到尖沙咀警局存放,每次要用之前在由一位警察和一位文化中心職員護送到劇院.應有關部門的要求,我們還安排了一次示範,那次可謂大陣仗,礦務局,警察局,消防局市政署的官員都來了,一大排人坐滿了文化中心大劇院第一行.芭蕾舞團特別為我們演了那一段舞劇,小飛俠把炸彈拋給海盜,海盜把炸彈拋來拋去,爆炸.順利得很.

演完了,官員們來到台上,好奇地到處望望.開始發問,我們逐一回答.

「剛才的煙是不是太大了,會不會令觀眾不舒服?」

「是這樣的,這大劇院有很好的抽風設備,更大的煙霧都能很快抽走.」

「佈景不會被煙火燒著?」

「啊,舞抬上的布景都噴過了防火漆,不會著火.」

「剛才的爆炸響聲都頗大,會不會令觀眾受驚?」

「唔,這個.其實舞台演出有爆炸響聲是很平常,觀眾應該不會介意.」

「假設,我只是假設,如果那邊第二行第五個位的觀眾有心臟病,因為這次爆炸響聲而發病入院,他控告我們疏忽,那我們中間誰要負責?」

「......」

唔..眾人沉思

最後的決定是這樣的:因為爆炸這一場出現在下半場,當觀眾(包括港督彭定康)於中場休息後回到坐位時,場館內會廣播一段中英雙語宣佈:各位觀眾,下半場將會有一聲大爆炸聲嚮,敬請留意.而文化中心外面,停了一輛救傷車,和消防車,以防萬一.

觀眾交頭接耳,很好奇這聲響有何特別,值得提醒大家特別留意.整個下半場,觀眾都在等待這主辦當局叫大家特別留意的大爆炸.會不會很嚇人?會不會很好玩?會在那一場發生?要不要把耳朵掩住?

還有沒有人專心看芭蕾?

誰也料不到這事件的結尾是一個反高潮--那個晚上,炸彈最後沒有響!現場演出就是這樣,總會有意外發生,每晚的演出不會完全一樣,這一晚情緒高漲,那一場漏了台詞,而這一晚,炸彈沒響.

舞蹈員沒受影響,演出還是一樣,不過觀眾就很失望,等了半晚的那個大爆炸那裡去了,是不是爆了我沒聽見?

無論如何,演出的氣氛是毀掉了.

這是十五年前的事了,這些年來,在不同的工作崗位上,我偶爾會想起這個小飛俠與大爆炸的故事.愈想愈覺得整件事情很荒誕,事情發展得這樣離奇,是因為過程當中,在很多關節位上出了錯.

我有時想,如果這件事情再發生在我面前,當我眼見事情向著愈來愈荒誕方向走,當我們眼見國王將要光著身子走到街上,有沒有勇氣站出來去提醒他?

4 Comments:

Blogger liliane said...

寧冒死進諫,莫做穿新衣的國王。

10:24 PM  
Blogger louisykl said...

that's very you.

9:23 AM  
Blogger irenegarden said...

作為「業內人仕」(唉), 不怕告訴你, 其實今時今日也沒幾多大改變。

我們嘛, 其實幾乎日日也會對其他部門各式各樣的query和worry(幾白痴幾反智都有)感到詫異, 所以, 我們其實也幾乎日日都問自己「我遲d會唔會黐線?」

8:35 PM  
Blogger louisykl said...

靠勇無用,靠忍會癲.

要靈巧像蛇,馴良像鴿子.

9:45 A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