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18, 2008

JCCAC


石硤尾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

正式開幕那天, 我串門子串到累, 倚在五樓欄河和人聊天. 時為六點, 天開始暗, 望出去大天井, 看到一個個單位的燈光人影, 有種香港公屋那種萬家燈火的感覺. 我問身邊的朋友覺得這個地方怎樣, 她說: 看想去很好很warm, 但太井井有條了, 她很懷念油街那種自由自發的無皇管狀態, 但政府就是不願意你們這樣, 所以取締了油街, 代之以一個奄奄一息的牛棚, 待大家對牛棚感到不耐煩了, 再推出這個強勢管理的JCCAC, 大家自然收貨, 感激不盡. 一放一收, 她這裡面, 看到政府的計謀.

我當然看不見政府有這樣的部署, JCCAC 的確是一個管理主導的地方, 的確和油街完全不同. 如果將三個地方在管理方面比較, 我會說: 油街是低限管理, 基本上是自己管自己, 最符合藝術家的生存狀態和價值觀, 但壞處當然是不穩定. 牛棚的問題是: 它是有管理的, 但它的管理並不透明, 亦不符合藝術家的需要. JCCAC 是高調管理, 但溝通途徑開放, 管理的程度都在可接受範圍內.

我們不得不承認, 在藝術方面, 香港的生態環境是有政府高度介入的. 方方面面都有政府的插手, 而有時這也是藝術界的要求. 我們也知道, 香港沒可能發展北京798那種巨型而鬆散的藝術村. 香港往後再發展藝術村, 都很大可能由政府帶動, 以JCCAC為參考. 而我認為: JCCAC 這地方最特別之處, 做在於它是香港最大的藝術家群落. 量, 會帶來質的效果, 這120個藝術組織和個人單位, 他們如何爭取自主性, 他們中間的互動, 與及他們與中心管理中間的互動, 將會發展出一種香港獨有的藝術村模式.

(特首剛在《施政報告》宣佈: 建議活化前荷李活道警察宿舍,注入教育及創意產業元素)

Labels:

3 Comments: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香港沒可能發展北京798那種巨型而鬆散的藝術村"
How wonderfully as-a-matter-of-factly?
Should we be proud for Beijing? Or,
Should we be sad for Hong Kong?
We've struggled constantly, endlessly to establish our centre of arts; whilst Beijing has effortlessly ease into its seemingly natural role of arts leadership.
Perhaps, Hong Kong is never meant to be a destination for arts.
Culture-yes; Arts-not so sure.

8:49 A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jccac........mmmm too tidy too organized. No CREATIVE, No SUPRISE. Are they really working on art? or will they push up their view on art, and will they widen their horizon from there? Too many group playing, group exh. Where is individuailty?

6:23 PM  
Anonymous JCCACmate said...

想多一點了解JCCAC(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內的每一位藝術家,
請點擊︰
www.jccacmate.com.hk

Want to learn more about the artists in JCCAC
Please click to:
www.jccacmate.com.hk

10:27 P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