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29, 2006

有時她會想不出自己的名字

讀完【東京奇譚集】,感覺村上老了,書裡的照片也換了.我從未在他的小說中看到這麼多對人性的善的肯定,對「愛」作為救贖的盼望.


第二個感覺是,原來村上和榮格關心的,處理的是同樣的事情.可能因為我同時在讀榮格自傳「回憶.夢.省思」.藝術跟心理學真的很接近.村上作品中常常出現的,無緣無故的死亡和暴力,人性中暗黑的陰影,不就是榮格一生企圖在神話,宗教,夢境,幻覺,神秘經驗中探求的東西?只不過,心理學家尋根究底找出當中的因由,藝術家則負責把它清晰地畫出來.

【品川猴】開首第一句:「有時她會想不起自己的名字。」

4 Comments:

Blogger amiaki said...

有時我也會刻意的忘記自己的名字﹑年齡﹑性別和一切一切不喜歡但又明明白白的發生了的事情……

自從六歲那年在街市內看見一隻隻大字排開的豬屍躺在肉店前,我便開始戎吃肉類。數年前,與家人吃飯,突然心血來潮,竟想戎掉這個廿年的飲食習慣,豈料,當我望著眼前的牛排,竟然忘了如何把口張開,想不出該如何咀嚼,結果,還是維持原本的習慣……

聽說,一般的記憶只會保留半年,只是半年不想不想,便會得以順利忘記。

12:35 PM  
Blogger louisykl said...

不想不想就可以忘記? 厲害!

5:16 PM  
Blogger 馮 程 程 said...

//"有時她會想不出自己的名字"

下聯: 此刻我突然記起你的臉

(非常的黃碧雲送給非常的村上)

10:59 PM  
Blogger louisykl said...

程程: 沒看黃碧雲的書很久了. 那是種很年輕的沉重.

9:27 A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