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20, 2006

米爾格蘭(二) 小世界和白雙全

米爾格蘭的社會心理實驗,實在很像藝術作品,他有一個實驗,是要探討所謂小世界現象(small world phenomenon).我們都有過這樣的經驗--和陌生人聊天的時候,發現他是你某個好朋友的好朋友,然後大家會說::「這個世界真的很小!」米爾格蘭的小世界實驗,就是用來「量度」世界其實有多「小」.方法是:隨意抽出一個遙遠城市的人,把他的名字和其他資料(職業,城市,性別)寫在信封上,現後在本市隨意找一個人,請他把信封交給一個最可能把信傳給他的朋友(朋友的定義是,你認識他,他也認識你).這樣一個傳一個,看要傳多少次才能傳到.六十年代,米爾格蘭做的那次實驗,只有26%的信件到達目的地,而這26%當中成功個案中,每封信平均傳了六次.這個實驗結果後來成為廣為傳頌的「六度疏離」six degree of separation. 啟發劇作家 John Guare 的舞台劇本,後被改編成電影.

看起來的確有點像白雙全做的事情.

2004年農曆新年,白做了這個行動

「這麼近,那麼遠」:

我打了100個電話
(我的手機對上對下連續各50個號碼)
向機主(很陌生的鄰居)敗年:「恭喜發財」
有些鄰居很禮貌地回應:「恭喜發財」
有些不加理睬,
有些很久沒人接聽,
有些未有人登記.

------

科學和藝術之間,實在有很多共同跳舞的空間.要把一個社會現象具體呈現出來,藝術和科學同樣重要.米爾格蘭自己也承認,他所設計的實驗,除了因為科學研究的理由,也因為其中的「詩意」.後期他恨喜歡電影,拍了一些記錄片,呈現他眼中的社會.

但是,在這分工細緻的社會,能創新,能跨領域的,都需要承受來自 Status Quo 的巨大壓力.米爾格蘭在事業上並不如意,也是因為他的天馬行空.

2 Comments:

Blogger Lonely Planet said...

唉! 當我還是小學生的時候, 我已經常常在想可不可以做一個實驗去證明地球上每一個人都可以藉著某些事情而聯繫起來 --- 於是,有一天我把平日猜拳的方式稍為改變, 然後敎我的同學這個新玩法, 結果過了不久,我竟然在乘地鐡的時候遇上兩個小朋友正在玩我所創的猜拳法啊!!

12:14 AM  
Blogger louisykl said...

It's a small world!!!

9:34 A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