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15, 2006

一蚊兩個咖哩角

中學時,住沙田新田圍村,有一次在村口巴士站,看到一個巴藉小孩坐在凳上喊:「一蚊兩個咖哩角」,腳旁放了一大鍋咖哩角,看起來很好味.巴士站人流不多,原不是小販聚集之地.我想,小孩應是本村居民,母親不可拋頭露面,便叫小兒做小販幫補生計.記憶這東西真奇怪,二十多年了,今天我仍然記得他的聲音:「一蚊兩個咖哩角!一蚊兩個咖哩角!」

關於如何協助貧窮的人,有不同的理論,一種是直接援助,他餓了,便給他吃,第二種是教育,即是所謂「與其送他魚,不如教他捉魚」,孟加拉經濟學家作者穆罕默德.尤努斯提倡第三種方法--他相信窮人不是低能的人,有自己的創造力,他們只需要機會,便能自己謀生.他所說的機會,就是小額貸款 (micro-credit)貸款.從1983年,他在孟加拉創立了格萊珉銀行(Grameen Bank 鄉村銀行),這銀行的特色是:

1.貸款給最需要錢的人--最窮的人,包括乞丐.
2.不需抵押,不須簽署任何法律文件.年息10厘.如果過期不還款,銀行不會告上法庭.

最有意思的是,每位貸款人須和其他四位貸款人結為一個小組,目的是互相支持,而非監察.每筆貸款都需先得到這五人小組支持,才會交由銀行核準.小組並不需要為組員的貸款負責.銀行並會鼓勵小組成員合作儲蓄. 他們的壞賬率比一般銀行低,因為這些低微的貸款,是窮人們的唯一希望,他們知道要依時還款,下次才能再借.

格萊珉銀行顛覆了金融界的成規,成為社會企業的奇蹟,成立至今,貸款額超過40億美元.貸款者共380萬人.還款額達98.89%.每年都有盈利,令小額貸款成為世界各地仿傚和研究的對象.

大多數貸款人都是婦女,她們因為要兼顧家庭,會用貸款來經營小生意,或者購買工具材料,為社區提供服務,成為自僱人士,例如小販,就像那賣咖哩角的巴籍家庭.小販是貧窮社區中最自主最簡單的謀生方式.小額貸款在香港大概行不通,不是因為香港無窮人,而是因為香港有很嚴厲的小販政策.窮人要搵錢,只有打工一途.那賣咖哩角的小孩,幾個星期就不見了,大概是被警察趕走了.

香港的小販政策好不好?社會上愈來愈多討論.或者,我們應該問:在社會秩序和自由間,我們是否維持著最好的平衡?呀,「最好」這字用得不好,應該這樣說:我們的社會,有沒有一套製訂政策的機制和討論的氣氛,去好好地平衡秩序與自由?

讀完這本書,我很想知道舊時在婦女間流行的「銀會」是怎樣運作的,小時候常常聽見有「會頭失蹤」的新聞.近年沒有了,為甚麼?

這本書叫「窮人的銀行家」由北京三聯出版.譯得很流暢,我兩天就讀完了.阿麥書房應該還有貨.譯者吳士宏是中國打工王后,是另一個傳奇,另文再談.

Labels:

8 Comments:

Anonymous banker said...

所謂供"銀會"既機制係咁既: 角色有"會頭","會仔","銀金","暗標"(即利息),年期(多為一年期)

首先,"會仔"在每月或特定時間落一個"暗標"給"會頭"去標會 e.g.$50,$20...為"暗標"亦即標會的利息,最終以出最高利息者中標. 假設最高係$50,而每份"銀金"係$500,每個"會仔"就只需要比$450作為那一期既供款.而每人只可標一次會.假若你從沒有標中會(多數係因為唔等錢使),那麼你就會標尾會同埋賺足咁多期既利息. 相反,假若你已經標咗會,無論人地出幾多利息,你都要比足$500.(亦即是供死會!)

好喇! 點解"會頭"走路會令"會仔"損失慘重呢? 因為以前d"會仔"好多都係互不認識的, 全靠"會頭"做中間人和跑腿,所以"會頭"亦都都會向佢地收取"服務費". 但亦由於所有"銀金"都交由"會頭"保管並由他宣佈誰是中標人, 所以"會頭"好容易就可以作出欺騙同埋夾帶私逃囉!

但係現在d人做會就通常都係互相認識既,所以就無咁多問題出現喇!

12:05 AM  
Blogger louisykl said...

dear banker
對不起, 我仍不明白.這其實是一個投資抑或儲蓄計劃.
可不可用實際例子說明?
假設有一會頭,找了10個會仔,開一個銀會,他會跟他們說甚麼?

9:25 AM  
Anonymous banker said...

可以說是儲蓄+借款.

舉例:(1) "會頭"聯絡身邊的朋友和鄰居做"銀會", 每份$500 (2) 第一個月時,A君以最高暗標$50標中會,期餘9個"會仔"就需拿出$450作為第一期之供款, 而A君就可拿到$4,050的現金 (2) 到第二個月時, 由B君以最高標$20標中會,8個"會仔"就需拿出$480作為第二期之供款, 而A君因為已經標了會所以就需付$500作為供款,而B君可以取得$4,340現金 (3) 如是者當越來越多人標了會,每月需付足"銀金"既人就越多 (4)到了標尾會的人就可不用利息而標得$4,500的現金喇

明未?

11:23 PM  
Blogger louisykl said...

明白了,這是一個社區儲蓄+借貸計劃,聰明地讓比較等錢駛的人付利息給不急用錢的人,好處是利率由供求釐定,壞處是有投機性,風險不少. 但在銀行未得大眾信任的年代,對知識水平低,生活圈子窄的婦女來說,不失為一個管理財富的方法.

謝謝.

9:45 AM  
Blogger Terence Yuen said...

A new NGO -- The Hong Kong Institute of Microfinance -- is about to commence operation, whose aim is to promote micro-credit in the rural communities in the Mainland.

After the Grameen Bank experience as pioneered by Professor Yunus in Bangladesh, other social entrepreneurs have attempted to reinvent micro-credit in the different parts of the developing world. At present the state-run micro-credit programs are running very poorly in China (with an average repayment rate of only 47%), and it is good to know that a Hong Kong guy is going to take up this task to promote and reinvent micro-finance in China.

12:03 PM  
Blogger louisykl said...

thanks terence.

12:29 PM  
Anonymous 店員j said...

nobel prize winner!!

http://nobelprize.org/nobel_prizes/peace/laureates/2006/

12:25 P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Do you know who is organizing for the Institute of Micro-finance in HK? I want to set up such a thing in HK but now sourcing information.

2:05 A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