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14, 2006

禮崩樂壞


盲目-撒拉馬戈
去年已買了這本小說,讀了幾十頁便放下.現在香港話劇團要改編這小說,我想先看書後看戲.讀後才記得去年為甚麼未能讀完--作者敘事的形式比較深澀,一大段一大段的文字,角色的心聲,話語和敘事者的評說全部放在一起,不用引號,很少開新段,增加了閱讀的困難.我不明白作者為甚麼用這形式,只好猜想這是因為這書是譯自英文,而英文版則譯自葡文原文.Lost in translation. 葡文是一種美麗古雅的語言,我很懷疑,原文的色彩,節奏,能在這中文版留下多少?通常,我盡量不讀翻譯的文學書,要讀也只讀譯自原文的.坊間可有這本小說的原文譯本?

不理文字,只看人物情節,這小說其實並不特別.一個城市全部人逐漸患上失明症,互相傳染,染病者被隔離在一所廢棄了的瘋人院,自生自滅.在孤立無援的環境中,文明人迅速退化成為野蠻人,人的尊嚴節節敗退,慘不忍睹(例如,小說集中描寫了盲人們怎樣勉力地維持「文明地」大小二便,而最終失敗).從這方面看,這小說很像高定的蒼蠅王,也令我想起電影28 days later.作者並沒有貪方便把「盲目」變成一個隱喻,沒有乘機說教,好彩.希望話劇團不會誤墮陷阱.另一點考驗話劇團的,是怎樣把原著慘不忍睹的場面演出來,演員的肢體語言,怎樣表達慢慢喪失尊嚴,適應盲人世界的野獸環境,而不只是齋講?

4 Comments:

Blogger Cherry said...

都幾想睇,仲要睇有座談會果兩場其中一場,睇唔明都可以之後明返卦~~

12:22 AM  
Anonymous IF said...

可能真是中譯本的問題,上星期香港話劇團座談會上,中文大學方梓勳教授和張秉權先生手中的都是英譯本,也有引述一兩段,似乎頗有深意。方說他非常喜歡這小說,虛與實的契合交錯,很有魔幻現實的味道。聽罷很想買英文本一看,但書局没有,已在圖書館預訂,讀後再談感想 (如有)。

4:05 PM  
Blogger louisykl said...

聽說大陸版是葡文直譯的,不知道好不好,香港有沒有.演出我要到月尾才看.很期待.

9:18 AM  
Blogger Cherry said...

我看了...好震撼!!!!!!!!!!!震撼的程度令我覺得有點灰~~有一幕真的令我很震撼,有點怕的感覺,好像那個情景即將發生一樣~~內心有點不安...

10:23 A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