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03, 2007

台北

很久沒去過台北了,有三年吧.曾經常常去,在藝術中心搞小亞細亞的時候.每年去一兩次,看演出,開會,或者帶演出過去.這幾年,朋友來訪,我都說下次去台北探望你,說著說著,又三年了.

第一次去台北,大概是1992年,跟沙磚上過去演出酷戰紀事.鄺為立說缺了一人控制燈光,問我去不去,我那時(和現在)跟本不懂燈光,但也興致勃勃的去了.那幾天,除了在皇冠小劇場排練,就是去逛街.那時正是解嚴後不久,社會上瀰漫一片年青的,改革的氣氛,滿街機車.我們去太陽系MTV通宵看影碟(那裡簡直是個國際藝術電影庫),去很有特色的茶館,咖啡館和餐廳,去唐山書店買書,到處都聽見人講台語,唱台語歌,那時是台灣本土化蜜月期,也是台灣小劇場全盛時期,雖然市面總是亂亂的,但我們去到都很羨慕.我很記得,碰到不少香港搞藝術的人在那邊發展,其中一個跟我說:在這裡,我知道自己在甚麼地方.

那時候,台北還未有今天的都市化,還未有誠品,也未有捷運,更沒有101.今次我是第一次去逛誠品信義店.嘩!誠品是在做一個超大型的文化產業實驗:八層樓的地方,有一半是書店,其餘是時裝,電子產品,精品,飲食的店和展覽表演放映設施,風格統一,相當中產,有些空間甚至互相滲透.我看過很多不同城市的書店,沒有一間能把自己的品牌概念延伸得這麼遠的.文化產業人人在講,但大多只是講.誠品是在大膽的做,已經跑得很遠.我想,台北這城市有甚麼特別,能育成出這樣的文化和企業?

那晚,看完Pina Bausch 的 Masurca Fogo.碰到也斯,和翠華去吃宵夜,叫了滿桌烏魚子,虱目魚,三杯雞,喝了五瓶小清酒,口水亂噴,台灣得很.

在誠品音樂找到了李壽全的8又二分之一.回來一聽,原來是二十多年前的聲音了!那時候,我還未去過台北呢.原來,我對這城市的好感,是從李壽全,侯德建,羅大佑等人的音樂開始的.


未來的未來

作詞︰張大春作曲︰李壽全

雨水和車聲擁擠在窗口
我在都市的邊緣停留 
少年的往事在回憶中消失
三十歲我的職業是自由

勤勞的人啊無聊的人啊
還有陌生的我在街頭遊走
白色的牆柱玻璃的黑幕
藏著改變社會的人物

告訴我,世界不會變得太快
告訴我,明天不會變得更壞
告訴我,告訴我
這未來的未來,我等待

是誰在指揮路上的追逐
由誰來裁判遊戲的勝負
誰讓我爬上高樓的頂端
卻看不見昨日的天堂

告訴我,人類還沒有絕望
告訴我,上帝也不曾瘋狂
告訴我,告訴我
這未來的未來,我等待

有人說,不要問我從哪裡來
有人唱,台北不是我的家

告訴我,都市不適合流浪
告訴我,這是我居住的地方
告訴我,告訴我
這未來的未來,我等待

Labels:

4 Comments: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說不定我們曾在太陽系擦身而過. 我那時根本把太陽系當旅館. 呵呵. MM

8:26 PM  
Anonymous lankueih said...

其實...你上次到台北是2005年12月,而你卻感覺已三年,可能是因太想念台北吧. 哈哈...這麼近的距離,下回可別真的再隔三年囉.

3:43 P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咦, 茹總, 多咗個counter喎. 好事,好事,等你知道原來呢度時常人來人往, 好多粉絲嘅. (唔好以為冇comment就冇人行過呀,個個都希望你勤力update, 但又唔想俾壓力你!)

當年有冇响石濤茶房同你擦過肩?

其實台北有佢獨特嘅文藝浪漫charm, 有中港兩地欠缺嘅藝術紛圍, 所以佢地有雲門, 有朱銘, 有誠品, 安藤忠雄去演講有一萬人去聽, Pina Bausch一早滿座 .... 而且, 佢冇上海北京嘅發暴藝術, 雖然個政府係好失敗.

10:33 PM  
Blogger 暈塵 said...

我覺得最有趣的,是每次我們從台北回到香港討論誠品怎樣怎樣時,原來轉眼間他們又已經跨進另一個領域或嘗試另一次實驗,而且對當地其他文化創意產業機構又會起到刺激作用(當然也可以有批判誠品「霸權」的觀點)。我想,重要的是有人帶了頭,然後各種創意點子(而非模仿者)就從四方八面湧出來,這種氛圍才能延續下去。

我最近特別留意開幕不久的這家「學學文創志業」 (http://www.xuexue.tw/),那一系列課程和獨立音樂場地「植樂空間」看來十分亮眼。它的理念和經營模式,以及實際出來的成績,很值得仔細研究。

12:31 A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