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19, 2007

寫個好字

以前的店舖招牌是請書法家寫的,由右至左,還有落款,讓你知道是誰寫的.今天在舊區例如油麻地或者灣仔,仍能找得到寫得很美的招牌.不一定是書局,很多跌打醫館,五金舖招牌的書法都很好.新的招牌都用印刷字體,你看這區議員的招牌.方便嘛,更懶的索性用電腦字,宋體黑體楷體細明體,雖不至千篇一律,但也不遠了.

這兩個招牌,有甚麼分別?這個分別,如果就是「有文化」和「無文化」?這分別有價值嗎?這價值,能被社會認同嗎?

茹穀和我一樣是左撇子,我小時候被訓練改用右手寫字,雖寫得醜,但總算學懂筆順.她在自由放任的管教下,把中文字看作一幅幅圖畫,自己用自己的方法去寫,字當然醜,筆順則完全亂來.最近她想在google上打「唱K小魚仙」幾個字,我給她買了個手寫板.手寫板是要認筆順的,她應付不來,當我開始考慮買語音輸入軟件時(那她就連寫都不需寫了),她竟開始在手寫板上學筆順了.

需求是學習的最大動力.如果社會對文化價值認同,專重學者,文人和藝術家,對文化便會有需求.字寫得好不好,在這個世代,已不在重要.書法,從每個人的基本文化素質,被邊緣化至藝術範疇,變成了可有可無的興趣,或者藝術家的專門領域.

為甚麼五十年前的街邊小店會花錢請人寫好招牌的字,今天則不會?我們的社會對文化的價值認同,是在何時失去的呢?我們的社會,是在何時變得惡俗?
由野蠻變成文明,需要很多代的累積,由文明退化到野蠻,幾十年就夠了.你說,我們社會的文化,現在是在累積,抑或在退化?

Labels:

6 Comments: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11:59 A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12:00 P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小時候,佷多大人總愛問我某某中文字怎樣寫,我也曾經為自己的中文程度引以自豪。現在,很多時候執筆忘字,要用「速成」才知道「釐」、「鬱」、「釁」字怎寫,不然可以打「毫」、「抑」、「挑」,一樣找到寫法,再找不到可以用倉頡字典,用廣東話拼音查字。

***

幾十歲人揹書包上學去,頭痛考試要用筆作答,那麼我怎樣insert。

***

這不只是文化問題,也是生態問題,現代人指尖快,手腕慢,一百年後,地球還沒有滅亡的話,人類只有手指沒有手臂。

***

還是那句,不要自私,請你快轉beta (人家已正式使用,不再叫做beta version),你以前唸電腦的,不可能不懂轉。

12:01 PM  
Anonymous jackie said...

單單是由字體的表達媒界,很難推論出用電腦字做招牌就比人手書法沒文化。這要看你對文化的定義是什麼。文化就一定是古老的東西?文化就是專指那些能勾起大眾回憶的文物和事件?
新的電腦字體的硏究算不算是文化的一種?隨意噴在墻上的graffiti (涂鴉)是否等同低層次的文化?由Bauhaus時期開始的typographic 的美學研究不斷揭示字型美感的無限可能性,當中包括不少電腦的字型。我同意那張用了新細明體的海報比不上那個書法字型招牌。但那只是海報製作人的粗糙和對字型美學認知的粗淺。扯到去現代文化的失落未免太遠。

2:31 AM  
Anonymous walker said...

還記得從前皇后大道東的「人生玻璃」嗎?從右到左四個楷書大字,揮出堯有哲理的店名。小店安靜地佇立馬路旁,窗廚裡的玻璃大鏡默默映照著街上匆匆人生 ...

今天,老舖仍在,唯門牌裝飾已不一樣,楷書大招牌當然不復見。

上一代文化流失(抑或文化改變)又一見證。

10:48 PM  
Anonymous Rabbit said...

當Daguerre在1838-9年發明攝影時,很多人以為painting從此玩完,事實並沒如此,好戲在後頭。印象派、野獸派、立體派紛紛湧現,某程度上拜攝影釋放了許多自由的創作空間給一衆painters,從此抽象有理。至於從manual到EOS、 APS及現在的digital相機,又是另一個進化過程。

文化藝術似乎一直都在狹縫中找出生天。今天在我眼中,無論是Michelangelo、 Picasso、Kertész抑或張志偉,一樣可貴,只要大家懂得欣賞珍惜。

貪新忘舊? 新不如舊? 抑或各自各精彩?

12:39 A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