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05, 2007

卡夫卡一身油


假期中,讀了尼古拉斯.默里寫的卡夫卡傳記.大陸版.卡夫卡的作品其實我看得很少,都是一些短篇.長篇大都開始了幾頁,便讀不下去.夢魘般的場境,濃烈的焦慮.短篇可以,長篇明知沒完沒了(他的長篇大部份都沒完成),我沒毅力,早早放棄.

但除了小說,他一生寫了很多很多的文字,包括信件和日記.卡夫卡有過不少女友,但他只喜和她們通信,見面很少,她對婚姻極度焦慮,很害怕和另一個人一起生活.幾次訂婚,最後都取消.如果他活在今天,肯定會是隱閉一族--三十幾歲仍和父母住,整天上網,不停的寫電郵,網誌和MSN.

因為有太多書信和日記資料,這本傳記讀起來很私密,讀者像知道他每天做過些怎樣過,每晚在想甚麼,看這個人怎樣躊躇滿志,怎樣被自己的性格困擾,在生活和創作上皆失敗,最後慢慢消亡,死時41歲.近距離微觀,好灰好灰.

我想起黑澤明說的蝦蟆的油.日本民間治療燒燙割傷的秘方藥油,是將蝦蟆放置玻璃箱內,當牠從玻璃上看見自己醜陋的形貌時,便會嚇出一身油.

卡夫卡的小說,其實亦是蝦蟆的油.他發現自己在社會中變成了一只醜陋的甲蟲,被嚇得半死.死前出了的一身油,卡夫卡自己一定預料不到,竟變成了現代經典藥油,療效顯著,風行八十年.

Labels:

3 Comments: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非常精準的比喻, spot on! MM

4:27 AM  
Blogger louisykl said...

:-)

11:54 AM  
Anonymous tsw said...

有興趣加入「夢見卡夫卡的65個人」連結嗎?詳情見此:http://flower.drawwithme.org/blog/?p=49

6:11 P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