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15, 2007

把藝術中心拆掉

在搜集藝術中心三十年的歷史資料期間,最有趣的是看到那些在藝術中心取景的電影.我已有〔喝采〕,還在找尋〔半邊人〕,〔八喜臨門〕和〔檸檬可樂〕,你知道還有那一齣嗎?這是我其中最喜歡的一個場面,是〔紫雨風暴〕,赤柬恐怖份子甘國亮把藝術中心炸掉.親者痛仇者快.在辦公室重播這一段,同事們都開心拍掌.

藝術中心的員工對這棟大樓都是既愛且恨.它的確很有特色,是香港少有的藝術建築,中間有一個原意用來採光的大天井,可是今天已毫無作用,所有辦工室樓層的樓面都呈奇怪的環狀,三尖八角,實用率低.

每當藝術中心財政緊絀,都會有人提出把樓拆掉,換另一塊地再建一棟新樓.九十年代樓市瘋狂的時候的確曾有地產商表示過興趣;後來政府大力推西九,我們也幻想過把大樓拆掉搬過去.建築物是生財工具,三十年已經很老,拆掉重建才能增值,新的總比舊的好.這是香港的傳統智慧,藝術中心也不例外.

所有關於拆樓的幻想都沒成事.到去年,我們拿了一筆賽馬會的錢,要把外牆翻新,我們想過很多改變形象的方案,從黑黑白白到五顏六色都有.剛巧我們當時做何弢回顧展,也看了很多歷史資料,發現這建築實在很美,很有意思.那時跟不少建築師談起,他們都認為這棟大樓是七十年代香港其中一棟最重要的建築,代表了當時香港跟世界建築最新思潮的接軌.建築師們都不贊成我們改變形象,有一位甚至說:「如果藝術中心把外形改變得和何弢的設計原意衝突,建築界一定會起來反對!」我當然不敢跟他說以前的拆樓大計.

所以,今天我們正在翻新外牆,會回復三十年前的顏色(盡量接近),還會把原設計中兩條紅線重新加上去.

現在流行講集體回憶,究竟是誰的集體,那些回憶?我有時想,如果藝術中心明天會給拆掉爆炸掉,會不會有人為它哭泣流淚,絕食反對?如果有,對他們來說,這棟三尖八角的大樓,會代表了甚麼?

Labels:

11 Comments:

Blogger nam said...

我隱約記得有一套...是暗戰還是什麼的...有一場追逐戲在ac門口附近...要check一check先...

4:55 PM  
Anonymous tonyk said...

紫雨風暴?!

5:40 PM  
Blogger amiaki said...

係全職殺手呀,佢地拍攝嗰日我咁啱返工路過,只不過個演員帶全面具,我唔知原來佢係劉華之嘛﹗:(

不過,既然帶得面具,可能都唔係啊劉華喎,之不過就見到畈丁囉,超開心。

仲有一次 ac 搞聖誕燒烤……mum…好似係聖誔……應該係……anyway……總之一大班同事落到ac後門等上旅巴時,見到吳彥祖囉。

8:14 PM  
Blogger amiaki said...

p.s 之不過我到呢家都唔知佢嗰時係拍緊乜之嘛。唉,失敗﹗呀我。

8:15 PM  
Anonymous pausuk said...

art centre 爆炸!!!笑死左!!!
你係甘國亮籮~~~

9:31 P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http://www.sonypictures.com/homevideo/ultraviolet/index.html
Ultraviolet

10:51 PM  
Blogger amiaki said...

嘩,老細,勁呀,原來喺yahoo search打個「茹」字,就會自動響你全名呀。有人氣喎。

7:05 AM  
Blogger louisykl said...

yes, AC appears in Ultra Violet for seconds! got it already.

9:57 AM  
Anonymous anna said...

還有「荳芽夢」,80年代初無線經典青春劇。

早前無線收費電視台重播,剛好那一集講到一名貌似Edison的男仔打算幫哥哥林嘉華追求一成熟女子,於是買了音樂會門票給哥哥,鼓勵他約那女子去聽音樂。但林嘉華臨時有事去不了,結果由弟弟代替他陪那女子。

鏡頭由Edison男生坐在椅子上開始,然後二人很快覺得納悶,繼而離開,走上樓梯,推門而出,再由大堂走至正門,在門前空地說笑...... 憑著我對Arts Centre那「化咗灰都認得」的直覺,打從他坐在椅子上開始,便知道那個地方就是Arts Centre 啦!

「荳芽夢」的主題曲很好聽,是露雲娜唱的:
請容我去織夢...用笑來造陣微風...把長路也輕輕吹暖...陪著那小荳芽夢...

嘩!那種情懷......正!

12:28 AM  
Blogger louisykl said...

豆芽夢有沒有出碟呢?

12:44 AM  
Anonymous anna said...

對Arts Centre,當然又愛又恨。在這裡不同的樓層,工作過、演出過、嬉戲過,經歷清晨與黑夜的不同時刻,有笑也有淚,但無論如何,總有一份親切感,因為它是我的紅娘,讓我遇上我的愛人......

曾經,我工作得很辛苦很激氣時,我的愛人會很認真的望著我,說:「不如搵人炸咗Arts Centre,好唔好?」然後,我也很認真的望著他,說:「唔好。」

12:54 A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