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08, 2006

如您就是這位上海人男士


我在銅鑼灣街頭一角,發現這傳單.一底一面貼在一間麵店旁牆上.演出是過期了,但范女士給那位男士的信,過期未?「零四年春末夏初」哎呀,整兩年了.

HK Magazine裡面有一欄叫I saw you,就是給這些萍水相逢的人尋人欄.甚麼幾時幾日我在Gym見到你,我在地鐵站在你旁邊.他們也是在給城市寫信.


我細看演出名單,沒有一位姓范的.究竟這位范女士和高瑾越劇團是甚麼關係?抑或,這只是一個廣告,范女士覺得這位上海男人會看越劇,所以搭單尋人?

合上眼,幻想一下,這可以是一齣講上海話的before sunrise,背景音樂是【樓台會】.

8 Comments:

Blogger nam said...

你似乎十分想寫故仔....嘻

4:58 PM  
Blogger dreamhunter said...

這裡有很多有趣的地方,你不是看很多Lawrence Block的嗎?怎麼一時想不通?﹗

這樣的開場,必然是一個愛情故事。香港上海人那麼多,為什麼這位上海男人會因為她同是上海人而「激動地衝來」,找她去教會?所以這位范女士一定是個年輕可人的台灣姑娘。她極可能她是相片中的范瑞娟的孫輩。而高謹是范瑞娟的學生,是「范派小生」,這位范女士可能在高謹越劇團工作,趁是次到港演出,特製一張告示貼在相遇的這家上海餐廳尋人。你看,她還特別為他準備了一個郵箱呢﹗

6:39 AM  
Blogger louisykl said...

我們都愛聽故事,聽多了,就想講,不是嗎?

如果是Lawrence Block 的話,這會是第一章,是一條輕鬆的愛情副線,主線的兇案會在第三四章才出場.

如果是Lawrence Block 的話,故事的主角會是這個城市--to be exact, 銅鑼灣.

12:27 PM  
Anonymous Angie said...

你好。
每朝醒來,都有上ddk的習慣。
對,每朝。在香港時,是每晚;到了英國,是每朝。
今日看到人家把黃智龍的文章post過去了,就來theatre home 看看,之後又隨便到你的blog看看。
這個網路旅行很漫長,卻又很有意思。
現時互聯網很發達,單單是劇場資訊的網頁已經多不勝數。可是樹大,難免有枯枝。於是,遇上自覺繁盛的綠蔭,按不住要留個言,施肥一下。
btw, 很喜歡個名題:「給城市寫信」。想念香港。

5:43 PM  
Blogger louisykl said...

angie, 謝謝施肥.
blog 這東西真奇妙. 既遠且近.既親密由公開.

2:40 PM  
Blogger dreamhunter said...

這個故事的開場己很引人入勝,大城市裡愛上陌生人,同時被生活的速度、疏離、健忘剝奪了真愛的可能性。

再者,這裡充滿伏線︰劇場與現實的交替;上海、台灣、香港的空間距離和歷史瓜葛;耶穌和佛祖大斗法;場景是港式上海茶餐廳和上海越劇團,這本身己很exotic,很雜亂,很刺激。

而我諗最有發展空間的,是那個郵政信箱。這裡可以參考一下法式電影中的那種無聊、奇想和冒險的橋段,加入很多枝節和「路人」,甚至某個似不相關的「過路人」最後原來是主角。

當然還少不了那個拍下這張相片,然後對著相片「作故仔」的人。

我諗你退休時可以考慮寫這個故事,記得在書後鳴我一個謝﹗

9:20 PM  
Anonymous nad said...

其實高瑾女士就是范女士了,她真名叫范玉芳啊

12:22 AM  
Blogger louisykl said...

噢!

9:57 A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