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21, 2006

明周歐嘉麗小姐說要上我家影我的書架.我表面猶豫,其實開心到震.

不是書香世代,但不知為何,自少已覺得看書是很犀利的一件事.小學五六年班左右,就開始逛書店,我住觀塘,常常去裕民坊的觀塘書店,我第一份想做的工,是那裡的店員.第一本買的書,是某年暑假決定要哽名著,花了三十塊,買了本厚厚的雙城記.初中就有藏書癖,為自己幾十本書編書號,貼在書脊上,排起來傻傻地欣賞.

我對歐小姐說,我近年對電影,音樂,甚至劇場的興趣都在減退,最愛還是看書,而且愈來愈愛.因為書很親和,沒有電影和劇場的霸道,一定要你在兩小時內在黑暗中完全專注.作為讀者,你可控制節奏,何時拿起,何時放下,可以重看,可以看完開首跳到結局.在看書時,我可以有很多聯想和離題的空間,我看書時,常常放本筆記簿在旁邊,有時看四五頁書,漫不經意的東想想西想想,可以天馬行空的亂寫下一大堆ideas.我有時會兩本書一齊讀,輪流一頁一頁地跳來跳去,像眼闊肚窄地吃大餐,亂想更多,不可收拾.

曾經很策略性的看書,所以有一大堆藝術書和另一大堆管理書.近年胃口變了,甚麼書都看,建築,城市設計,經濟歷史社會哲學,連小說都看,不無罪咎感.朋友見我看小說,問我是不是很「得閒」.我說,唉,做文化藝術這行很慘呀,甚麼文化都要識一點.朋友很同情我.

那天無聊,拿起本倚天屠龍記,揭下揭下,竟又看了一大冊.

17 Comments: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我是從小就養成[拿書配飯]的惡習, 如有買了愛吃的小食, 更是要挑本精采的書來相配.

預產期前兩週, 我還特地從海外訂了書, 好帶到醫院看, 這樣陣痛中間比較可以分心-- 很好笑吧.

MM

6:43 AM  
Anonymous 美麗 said...

我晚晚都要攬住本書訓ga
不過屋企無晒位la
所以唔敢買lu

12:17 AM  
Blogger nam said...

幾時有得在雜誌看到你的書架?

2:52 PM  
Blogger 欣欣 said...

我也愛看書,但香港地好多人的家也太小了..想買一些書回家慢慢細讀也有點困難..

尤其某些書要細心看..

9:26 PM  
Blogger louisykl said...

this week ming pao weekly. available now.

9:45 PM  
Blogger liliane said...

You are too romantic...

很少買書,書買了又捨不得丟掉,要看便借,尤其是小說。不過早陣子買了東尼的十大心法,也剛在paddyfield 訂了一本你會覺得悶蛋的書(Paddyfield的價錢真的相宜)。

會趁開學前多看些「無謂書」。

大概現在也買不到《明周》,你借我吧。

2:55 PM  
Blogger louisykl said...

liliane, 現在仍買得到.

3:02 PM  
Blogger liliane said...

北角冇喇,咪孤寒。聽日我下晏上藝術中心,我睇完即場還你。

再唔係,你幫我喺灣仔買本,我畀返錢你。

3:25 PM  
Blogger dreamhunter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8:45 AM  
Anonymous 店員j said...

記者找你談書時你的那種心情,我很明白.
去年年中,我已經開了店好一陣子,有一天記者約好了訪問,到他開始問問題的時候,我才知道他是採訪我有關我辦過的那本小型劇場刊物.
感覺仿如隔世之外,還高興有人記得我這個書店店員身分以外的這段劇場日子...

10:02 AM  
Blogger louisykl said...

liliane, ok, ok.

店員j, 未係囉.

mm, 很好奇,你在陣痛中間是看那本書?

10:46 AM  
Blogger irenegarden said...

店員j, 牆外音啊。我記得。

早前在家中執拾,竟還能翻出兩本《越界》,還有《二千藝風流》的刊物,也有彷如隔世之感。

12:36 PM  
Anonymous Kearen said...

你個書架...又係幾大...
希望不只是你的書,否則,很霸道哦...

1:50 AM  
Blogger dreamhunter said...

逛書架﹗

我很喜歡看別人的書架,到人家作客,如遇到有書架的,一定會逛他的書架﹗記得有一次和某著名詩人作訪問時,我眼睛四圍搜,在他書架邊的一張memo紙上,我很不道德地黙黙記下了某上海作家的聯絡電話。

你最想逛的是誰的書架?

繼lilian的借閱後,我可否提出請求,請你影個印給我?可以再無理些,請寄到巴黎給我,可以嗎?最多我還你郵費﹗

在香港,家中有書櫃(當然是真的放滿書而不是hello kitty 擺設的那種),絕對是「文藝青年」和 「書香世家」的象徵。外國地方大,書櫃就如電視櫃,是必然有的。法國稱之為「bibliotheque」-- 圖書館,它有美國人的 studies又不同。studies 是放書和工作的地方,但法國人家中工作的地方又叫bureau,即和書桌同一字,但它和bibliotheque可以是不同的房間的。Bibliotheque 是最珍貴的遺產繼承之一,和銀器 (即刀刀叉叉)和瓷器 (即杯杯碟碟)一樣,大家爭著要。很多人家中的書是「幾代單傳」的,無論是怎樣古舊的包裝和印刷都有。當然,很多書都他們不會拿來讀的,古書的角色和香港人的hello kitty 一樣,得個「擺」字,稱之為「objects of dust」。

5:24 A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十年前第一次看, 十年後再訂過重讀)與"Jonathan Strange and Mr. Norrell"(終於出平裝版了)--- 我從小痛到大痛, 痛足三天, 間中還做了兩份合約!!!

我也想看你的書架!

MM

7:25 AM  
Blogger louisykl said...

MM and dreamhunter, ok. will send you the interview.

kearen, 大部份啦.

4:06 P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I have been looking for sites like this for a long time. Thank you!
» »

5:56 A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