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15, 2005

在城市消失

那天我過馬路時,以爲看見自己.

他在馬路對面,拖著兩個小女孩.頭髮比我少,看來比我老成.但一看就覺得那是我.「我」穿得很普通,恤衫卡奇褲飛機恤,在對面馬路橫過.

看見自己,我很震動.但那只是半秒間的事,隨後我認出,那是別人,但那看見自己的半秒,令我整天心神仿佛.

我想,如果他真是我,那怎么辦?我大概會遠遠的跟著他.看他住那裏,看他做甚么.那兩個小女孩是他女兒嗎?他經歷過甚么?他在想甚么?我大概會迷上他的一切,放弃一切,日日去偷窺他,我會變成他的影子,他的鏡象.

很像波赫士的故事吧.他在小說【沙之書】裏說:要收藏一本書,最好是圖書館,要收起一塊葉,最好是樹林.那么要一個人要失踪,最好的地方只能是城市.城市是一個陌生人的聚落.城市的設計,基本上是假設居住者不需倫理關係都能生存.在城市,你甚么人都能碰到,但碰到的都是陌生人,包括自己.

法國藝術家蘇菲.卡萊曾做個一個作品,她叫人請私家偵探跟踪自己,她不知那天會被跟踪,只是自己同時把每天的細節寫下來,把見到的拍攝下來.最後在展覽中,把偵探寫的跟踪報告和偷拍的照片,和自己同日的日記和照片互相對照展出.正如她自己說,這是她「存在的證明」

卡萊有另一個作品是這樣的,她跟踪一個在派對見到的陌生男人,偷拍他的一舉一動,從巴黎跟到維也納,整整兩個星期,跟丟了後意外再碰到,把記錄和拍到的照片變成展覽.

是不是已經算是侵範私隱了?在人口高度密集的城市中,私隱權大概就是每個人都想寸土必爭,但却又節節敗退的東西.

十年前,日本出了一本《完全失踪手册》,有中文版,但很快便禁了.這是一本工具書,資料詳盡.全書大概分爲四章,以失踪年期的長短分爲一個月、幾個月、幾年和永遠失踪的方法。作者是私家偵探,在書中詳述失踪前須準備的東西,如寫下失踪聲明書,帶備金錢及所有證件等等.亦有介紹在失踪後應注意的事項,例如如何改變生活方式,脫離以往的生活圈子,如何避開偵探追查等等。如果要永久失縱,則要預先爲自己預備一個新身份,給他製造一些來歷,然後小心安排讓舊身份從社會消失掉.至于爲甚么要失踪呢?作者引述一些過來人說,他們只是覺得生活很煩,想離開一下.

聽過一個故事,一個人出門上班,遇到火車意外,他奇蹟地生還,在死人堆中站起來,模模糊糊中心中有個聲音叫他往前走,他一直走,在野外走了一天一夜,到了一個小村莊,就住了下來.全世界都以為他死了.直到十年後,有人見到他用另外一個身份出現.

曾經獨自在外國荒野山頭迷路.那時想,如果我在這裏丟了證件死掉,世上將沒有人知道我去了那裏.這是一種很奇异的感覺.城市中人來人往,那些與我無關的陌生人,究竟是不是真正存在的呢?反過來說,如果我和一切斷絕了關係,那我從何找到我「存在的證明」?

Labels:

2 Comments:

Anonymous 草兒 said...

幾年前,朋友的哥哥到北移的廠房工作。
週末假期,他趁機四處走走﹐
然後他消失了。
有時覺得他給謀財害命;
有時覺得他只是很悶,
會於某些尋常日子突然出現,
再平常生活。

5:04 PM  
Blogger louisykl said...

「再平常生活」!

9:42 AM  

Post a Comment

<< Home